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典型事迹 >> 正文

   安徽省优秀共产党员:29岁扶贫干部曾翙翔

——

作者: 来源: 发表时间:2019-03-06浏览次数: 字号:大 中 小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追忆29岁扶贫干部曾翙翔:那一刻,他原本可以走开

 

曾翙翔生前照片

其实,意外发生那一天,曾翙翔原本可以不去村里,因为当天是周六,外面狂风暴雨,而头一天的七夕节,他也没能好好陪妻子。不幸降临那一刻,他原本也可以走开,因为那根漏电的电线,并没有挡住他前行的道路。

时至今日,不管是家人、同事,还是路湖村的村民,都无法相信那个永远乐呵呵的“大高个”小曾,已经永远地离开了。大家都在说,要是他那天不到村里就好了,要是那一刻他直接开车走就好了。

曾翙翔为什么会作出那种选择?在采访中,记者逐渐有了答案。岳父说他“纠结”,同事说他“五大三粗但心思细腻”,无论家庭还是工作,曾翙翔都有发自内心的责任感,想要去承担得更多,一如他在入党材料中写下的这句话:我有充满爱的心怀,亦有把爱撒向人间的意愿和实际行动。

曾翙翔驻村扶贫工作日常

驻村扶贫,“城里人”变“村里人”

第一次看到曾翙翔,54岁的贫困户郭凤英有两个印象,一是年轻小伙子讲话很实在,二是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城里人。

那是2017年9月13日,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支河乡路湖村,开了一次全村的扶贫工作会,正式介绍两位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派驻的扶贫工作组成员,曾翙翔是其中之一。

最初,村民们都在琢磨这个20多岁的小年轻,到底能不能把扶贫工作做好,但很快,大家都觉得“小曾”可以。

“第一次到俺家去,先开口叫‘俺叔’,然后才开始聊,就跟亲人一样。”66岁的贫困户钱立顺,很喜欢这个永远乐呵呵,见人就喊大爷大娘、俺叔、阿姨的“大高个”。

城里人变村里人,曾翙翔驻村工作穿的鞋还摆在床边

与此同时,这个“城里人”也变成了“村里人”。

“一开始西裤、衬衫、皮鞋,后来是牛仔裤、半截袖,有时候大裤衩、汗衫子,鞋也是凉鞋、土布鞋,跟群众没有一点距离感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就是这个村的。”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、路湖村驻村扶贫第一书记兼扶贫队长王秉璞说,没过多久,全村都认识了“小曾”。

彻底融入路湖村的曾翙翔,频繁地走访贫困户,并认真记录每一户的家庭情况和需要解决的困难,一两个月时间,就熟悉并掌握了全村贫困户的真实情况,并因户施策落实扶贫政策和措施。

卧室桌子上,还摆着曾翙翔平时看的书、吃的咸菜

那一刻,他原本可以走开

虽然是驻村扶贫,但扶贫以外的工作,曾翙翔也都积极参与,因为他一直觉得,扶贫工作不能单干,其他工作做好了,脱贫也会随之水到渠成。

今年8月18日,星期六,台风“温比亚”给宿州带来强降水,正常应该休息的曾翙翔,一大早就自己驱车将近两个小时,赶到路湖村参加抗洪抢险。

“路湖村离欧河最近200米,一旦决堤,第一个被淹。我们在堤坝上干了4个小时,中午我说你回家休息吧,他说得到贫困户家里看看,要不然放心不下。”路湖村村委委员武建华说,中午吃完方便面,看雨越下越大,曾翙翔说不能等了,他们开始一起往贫困户家中走。

曾翙翔最后的背影(左一)

在路湖村西学自然庄,贫困老人李召宝的房屋已经进水。

“他进门就帮忙往外舀水,跟老人说,爷爷,这屋子你不能待了,这地方太凹,万一出事就危险了。老人不愿意走,他又打电话叫老人两个孩子过来。”在西学自然庄忙到5点10分左右,将三户独居老人转移后,曾翙翔独自开车往王海孜自然庄赶。

分别40分钟后,5点50分左右,武建华接到了曾翙翔出事的消息,在王海孜村口,一根电线挂在曾翙翔的车上,当他下车处理时,不幸发生了。刚刚还在一起工作,突然阴阳两隔,武建华整个人都蒙了,心里一酸,眼泪掉了下来。

“他当时直接开过去就没事了,按他的性格,估计是担心电线再挂到其他车或是碰到人。”王海孜自然庄扶贫小组长王峰说,事发路段的线路与道路是平行的,那一段电线比较长,平时用竹竿顶着,竹竿被风吹倒后,电线就落了下来,挂到曾翙翔的汽车后视镜上,却并不影响他开车过去。

曾翙翔在开展扶贫工作

往事依稀在,泪眼已朦胧

曾翙翔与妻子李杨是在一次家庭聚会上认识的,两家一个共同的亲戚请吃饭,李志新当时觉得小伙子很阳光、很淳朴,干事也利索,后来发现曾翙翔喜欢书法、看书,他就更喜欢这个未来女婿了。2016年3月27日,曾翙翔与李杨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驻村扶贫后,曾翙翔只有周末才能回来,妻子平时不敢一个人住,就回去跟爸妈待在一起,他周末回来也住在岳父母家。

今年的七夕节,台风“温比亚”携风带雨席卷安徽宿州,曾翙翔本想早点回家,带妻子出去吃饭过节,可忙完村里的事,在暴雨中回到家,已经是晚上9点了。

“李杨吃过饭了,又怀着孕,两个人就没有再出去了,他心里还是挺内疚的。18日早上6点多,他起床看外面下这么大雨,说得去村里看看。李杨问他一定得去吗?他犹豫了一下,说要去看看。”曾翙翔岳父李志新说,在听女儿、女婿对话时,他很能理解曾翙翔的“纠结”,“家庭、事业两头都顾,这不容易。”

8月18日下午2点左右,李杨给曾翙翔打了一个电话,说这么大雨,让他注意安全,并问他还回不回家,曾翙翔说不回来了。

那个电话,成了两人最后的联系,晚上李杨打了很多电话,发了很多微信,都没能再联系上曾翙翔。8月19日早上6点多,着急的李杨准备再给曾翙翔打电话,一夜没睡的父亲李志新告诉她,翙翔出事了,在医院抢救,让她要做最坏打算。

“18日晚上打电话告诉我的,女儿刚怀孕,没敢当时跟她说,我难过了一夜,也想了一夜,不知道怎么开口,最后想着只能这么讲,让她慢慢接受。”可尽管如此,在医院看到曾翙翔后,李杨还是晕了过去。

曾翙翔出殡前一晚,李杨坐在他身旁的倾诉令人动容:翙翔,你怎能忘记我们结婚时你对我的承诺?你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。你怎么能狠心丢下我和孩子呢?以后,我们双方父母谁来孝敬?我和孩子怎么办啊?翙翔,我心里是有点怪你的,但是我更是爱你的,我一定把我们的孩子抚养成人,我会替你在父母面前尽孝,让他们安度晚年……

在曾翙翔的协调下,路湖村卫生室条件有了很大改善

“五大三粗”细心人,写下朴实入党誓言

2014年,曾翙翔以优异的成绩,从160多名竞争者中考入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,当时他也通过了重庆市国税系统的公务员笔试,但为了照顾父母,最终还是选择回家乡工作。

“他一米八几的个头,第一次到单位来,给人感觉很阳光。心也非常细致,我们财务科男同志少,他开玩笑说自己五大三粗,有什么苦活重活都抢着做。”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财务科科员李娜说。

在单位里,“年轻能吃苦”“做事认真负责”是大家对他的一致评价。2016年3月27日,是曾翙翔新婚大喜之日,但当时又是月末又是季末,还赶上医院改革要清查债务,必须在4月5日之前完成相关财务工作。时间紧任务重,曾翙翔只在结婚时请了两天假,婚礼结束后又来到单位加班,直到工作完毕才请了婚假。

2017年9月,组织要求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派驻一名驻村扶贫专干,曾翙翔主动找到医院负责人,说医院女同志多,到村里扶贫算他一个。

曾翙翔最后的扶贫日记

苦活累活抢着干,主动提出驻村扶贫,狂风暴雨中放弃休息走访贫困户,遇到电线掉落又不顾危险下车处理,曾翙翔为什么要这么做?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在他的入党材料中找到了答案。

“我有充满爱的心怀,亦有把爱撒向人间的意愿和实际行动。相信我的爱没有终点,期待着有一天能肩负中国共产党的使命,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。”“责任感与奉献精神不能只是停留在纸面,停留在嘴边,更要在工作中落实,要在工作上勤恳奉献。”……

“在曾翙翔的入党材料中,类似的朴实话语还有很多,虽然没有很多大道理,但却能看出是发自内心的。”宿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高纯宇说。

 


责任编辑:李元


5 打印本文 6 返回顶部 1 关闭窗口

 

安庆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© 2010-2012 版权所有
地址:安徽安庆市集贤北路1318号 邮编:246113 电话:0556-5300020 5300190 管理
制作:郑羽 ©2010-2012 保留所有权利